您的位置 : 通联小说> 首页 > 现代言情 > 那外室的种

更新时间:2024-06-24 12:18:26

那外室的种

那外室的种 殷时学 著110101715400

经典力作《那外室的种》,目前爆火中!主要人物有范陈茴燕曝重,由作者“殷时学”独家倾力创作,故事简介如下:他日日约束孩儿,真是烦人的紧。”“好麟儿,只有这样你能成为将军府的独子,你受苦了。”“母亲...

《第一章》章节试读:


夫君为扶正外室,骗我入山,害我被山贼凌辱致死。
又说我有辱门风,将我从宗庙除名。
死后我才知道被我捧在手心的儿子,是那外室的种。
而我的亲生女儿不仅吃不饱穿不暖,还从小被他们逼着刷恭桶。
我的尸首无处安葬,灵魂得不到安息。
好在老天垂怜,竟给了我重来的机会。
1我躺在血泊之中,周围山贼的声音逐渐飘远,视线也越发的模糊。
过了许久,我却出现在一个房间内。
“夫君,夫人的尸体真的不运回来吗?”
是我夫君齐元翰,还有他那青梅竹马的外室赵甄儿。
“母亲,那毒妇死了才好,他日日约束孩儿,真是烦人的紧。”
“好麟儿,只有这样你能成为将军府的独子,你受苦了。”
“母亲,孩儿不苦,往后我们一家三口团圆。”
我怔在了原处,看着被我捧在手心的儿子,喊别人母亲,旁边的夫君流露出些许欣慰。
可赵甄儿外室明明五年前才进入将军府的。
我生产之时难产,所以这孩子从小被婆母养大,与我并不亲昵,我尽力满足他所有要求,他却依旧不满。
难怪,难怪啊!
他既是外室赵甄儿的种,那我得孩儿在哪?
我记得清楚,我生下的孩子哭喊声嘹亮得很,定是一个健康的孩子我着急地扑向齐元翰,嘴里嘶吼着。
“我的孩儿,他在何处?”
我从他们身上穿过去。
是了。
我已经死了,他们听不见,也看不见我。
“这毒妇被山贼玷污,实在有辱门风,我一会儿就去宗祠那边,将她除名,尸体也不必运回来。”
“将军府不能一日没有女主人主持,明日你先去母亲那里伺候。”
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一个细小的声音,将军一脚将门踢开。
“何人偷听?”
入目是一个极瘦的小姑娘,黝黑的肌肤,粗糙的双手,几块碎片轻轻搭在身上。
只一眼,我便知道,这才是与我骨血相融的女儿。
齐元翰将军看见她,眼中的厌恶更甚,外室赶紧驱手赶她。
“你事情做完了吗?
跑这里来偷听,还不快滚。”
她听闻,愤恨地看了眼三人,抬脚离去。
我刚要回头,听三人对话,就被一双无形的手拖拽到女儿身边。
很快,我便知道女儿要做的事是什么,刷恭桶。
他们怎么敢,怎么敢这样对她。
她才一个十二...

小说《那外室的种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那外室的种》章节列表: